中国书法艺术神品之境界(中国书法的神韵)

孔 见/文

任何一门艺术,对于最高境界和标准的求索,乃是这一领域学术理论研讨的终极问题,它不仅关乎艺术创作与品鉴的方法标准,也关系到艺术家的培养和修为。

远在魏晋南北朝书法艺术初创的时代,书坛就开启了对于书法艺术境界和标准的讨论,直至晚清,这一话题仍然大有文章可作。晚清包世臣《国朝书品》中将书品分为神、妙、能、逸、佳五个等级:“平和简净,遒丽天成,曰神品。酝酿无迹,横直相安,曰妙品。逐迹穷源,思力交至,曰能品。楚调自歌,不谬风雅,曰逸品。墨守迹象,雅有门庭,曰佳品。右为品五,妙品以降,各分上下,共为九等。能者二等,仰接先民,俯援来学,积力既深,或臻深妙,逸取天趣,味从卷轴,若能以古为师,便不外于妙道。佳品诸君虽心悟无闻,而其则不失,攻苦之效,未可泯灭。至于狂怪软媚,并系俗书,纵负时名,难入真鉴。”

中国书法艺术神品之境界(中国书法的神韵)

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对于最高境界的认识往往和我们想象的理想境界有很大不同。包世臣“平和简净,遒丽天成,曰神品”,这一概括没有酝酿无迹之巧妙,不如逐迹穷源之能势,缺少楚调自歌之兴致,背离雅有门庭之宗法,不打眼、不起兴,似乎平淡无奇,难登大雅之尊。然而,真悟正是在正确解读和感受书道玄深的奥妙之中。包氏神品的概念包含有:平和而不愠不火的气息,简净而不繁不乱的集约,遒丽而不狂不怪的真美,天成而不修不饰的纯真。深悟之后,不由得让我们感觉到,似乎如同在现代选美之中,天然美女和人造美女之间的差别。真正的美丽不正是在“平和简净,遒丽天成”之中吗?

记得早年鄙人有一次在云南大理感通寺看到友人抽得108签中的上上上签,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描述啊:男耕女织,父慈子孝,万事无争,无灾无难,一番桃花源中的景象。没有帝王将相的荣耀,也没有名人巨贾的风流,自然也没有那些甜酸苦辣的心理煎熬和曲折波澜的漫漫旅程。可能正是经历和阅读了阶级社会的沧桑是非,才更加渴望和平真实的幸福人生。

中国书法艺术神品之境界(中国书法的神韵)

艺术源于生活髙于生活,理想的生活注定是真善美的人际关系。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所梦寐的平和简净的美好画面,不正是王羲之笔下的《兰亭》神品佳作,又如何不是王羲之隐居兰亭所获得的神仙人生呢?假若王羲之履将军之职,赴汤蹈火,驰骋沙场,或者弄个什么尚书宰相干干,整天陷在官场是非争斗之中,还会有兰亭的神仙、神仙的兰亭吗?不由得让我们又想起唐宋八大家刘禹锡《陋室铭》中的畅往:苔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可以调素琴,阅金经。艺术的种类虽然不同,但艺术家的审美意识和人生追求却是触类旁通的。

书法是小道,文化是大道,中国书法艺术是建筑在古代儒释道文化基础上的。笔由心生,古代士大夫竹林清风的文化理念,一定会生成“平和简净,遒丽天成”这样的神品意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共呜互动。儒家温良恭俭让的人格修养,道家自然无为的精神追求,释家超脱凡尘的梵净修为,共同构建了书法艺术的美学基石,形成了超凡脱俗、儒雅风流的中国书法艺术的神品境界。

中国书法艺术神品之境界(中国书法的神韵)

孔见

孔见,祖籍江苏扬州,生于北京。1969年入伍,历任侦察大队长、师参谋长,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研究室副主任、战役战术研究部军队指挥研究室主任,师长,集团军参谋长、副军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少将。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第六届维权鉴定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理论家,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教师书画院名誉院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书协名誉主席。主要著作:《中国书法艺术通论》、《毛泽东兵法十三篇》、《各国国防概观》、《现代军事训练评估》、《孔见书法集》、《八桂流韵——孔见咏广西诗书集》等。

(原载于《文化月刊》 2014年第20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