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皇帝指示:文字的兴起,开始于中古时代,结绳为记和模拟鸟类脚印(的原始文字),不能满足观赏的要求。后代推去朴野趋向华美,都铺纸蘸笔,爭相夸耀崇尚,竞赛谁优谁劣。张伯英(1)在池水旁写出的妙品,又没有留下踪影;师宜官(曾被曹操珍重地)悬挂在帷帐中的奇作(2),也少有遗留下来的痕迹。到了钟繇(3)王羲之(4)以后,才可能概略的评论了。钟繇虽以优秀(的成绩)擅长於一时,也算突出绝伦(于当代),但品评他已达到完美的程度,或许尚有可疑之处。至于他(对于)粗划和细划的布置,结构的疏松与紧密的安排,(则好象)彩霞舒展,云朵卷起,是没有什么疵漏可挑的。可是他的字体古板而不时髦,字形却又匾长而超出了规范,大体说来,这些是(他的)缺点。王献之(5)虽保有他父亲的(优秀)风格,却太没有什么新颖巧妙(的创造)。试看他的字势疏落瘦削,好象严冬的枯树;再看他的笔划很拘束,宛如(生活在)严厉刻薄人家的营养不良的奴仆。那枯树形状啊,虽有枝有杈,但没有弯曲伸张(的)生命力);那营养不良的奴仆模样啊,可就拘束干瘪,而一点也不自由自在。兼有这两点,所以是(他)笔墨的毛病吧!肖子云(6)于近代出现,享有盛名在大江之外,可是仅仅能算个写字的罢了,毫无男子的气概。一行行好象缀连起来的早春(刚出蜇的)蚯蚓,一字字犹如绾结起来的深秋(冻僵的)蛇虫一样;把王濛(7)(之流)的字体给躺卧着搬到纸上,把徐偃(8)(水平)的书法就蹲坐着迁移在笔下;即使把成千的兔毛缚的笔写秃了,聚合起来也没有一毫的筋脉,把上万张谷皮制成的纸写光了,收集起来更没有半分骨力;用这些来宣播美誉,岂不是滥竽充数地追求虚名吗;这几位先生都是声誉超过了实际水平。所以详尽的观察从古代到今天,精湛地研究(传世的)书法制作,达到尽善尽美高度的,就只有王逸少了吧!观看他写点拉划的工整,结体剪裁的巧妙,象烟云霏霏,露珠团团,形状好似断开了可是又连接(的气势);似凤凰飞翔蛟龙蟠踞,姿势象是偏斜而其实反到具有端正(的形态)。欣赏它(多么久)也不觉得厌倦;观察它(多么仔细)也未能体会透它的底蕴。中心仰慕而亲手追随的,只有这一个人罢了。其余都是些平庸之辈,哪能够值得评论呢?

(1)张芝 ,字伯英,汉末草书圣手,传说他临池写书,池水尽黑。

(2)师宜官,汉灵帝时人,书法家。晋代卫恒《四体书势》说:“(梁鹄)在秘书以勘书自效,魏武帝悬著帐中,及以钉壁玩之,以为胜宜宫。”曹操悬挂的是梁鹄的字,这里是误记。

(3)钟繇,字元常,三国时魏朝太傅,书法家。

(4)王羲之,字逸少,东晋时大书法家,官右军将军。

(5)王献之,字子敬,王羲之的儿子,官中书令。

(6)(7)(8)都是南朝的二流书法家。

徐北文一九七六年四月二日试译

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徐北文教授今译:李世民撰《王羲之传论》(李世民王羲之传论对王羲之的评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