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歌祖国”首届全国硬笔大赛评审之所见所想(赞美祖国硬笔书法比赛)

“赞歌祖国”首届全国硬笔书法大赛评审之所见所想

作者:杨铁成

己亥金秋十月,应河南省硬笔书协副主席、焦作市硬笔书协主席张文海老师之约,有幸参与了“赞歌祖国”首届全国硬笔书法大赛的评审工作!

通过几天的评审,颇有感触:

一:大赛覆盖面广,参与人数较多:参与省份除新疆、西藏、台湾等偏远地区之外,其他省份都有来搞;近年来活跃在硬坛的老中青三代高手基本都有投稿,作品都是良心之作。

二:参赛作品整体水平高。参赛作品中,楷、行、篆、隶、草等诸体备至、诸美俱张。其中优秀作品无不以传统为师,章法新颖,结构精准,笔法到位。近几年来不怎么参加比赛的一些全国特等奖、金奖的作者都有投稿,水平也比以往更有提高。

三:年龄跨度大。少儿组有最小有五岁半的小朋友参与。成人组有李正伦老先生以八十多岁的高龄参加。李老先生时至今日,每日仍临池不倦、笔耕不辍,实乃所有硬笔人的楷模。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硬笔书法已越来越受到社会各个年龄阶层的人的参与、认可和认知!

四:从整个评审流程和评审现场来看,评委和监委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尤其在评选成人等级奖的环节中,评委之间不能相互商量,相互通气,不讲人情情面,不厚名家、不薄新人。一件作品的上下不能有一个评委定终身,需要经过全体评委的认可。有异议的作品,暂时搁置,等待第二次再集体评议。在进入等级奖的作品,和已经淘汰未能进入等级奖的作品,反复筛查数次。好的上,次的下。最终进入等级奖的作品按得票多少、水平高低、来决定排名。对于如繁简混用、字法错误等硬伤的作品淘汰出等级奖的评选!创作组和临帖组特等奖的作者都是全票通过。并由工作人员现场登记记录,评委签名,任何人不能再改动!

通过现场作品的评审,也发现了一些其他值得思考的问题 (1):取法古帖已成为主流但取法书家相对单一:

全部投稿作品中楷书作品最多,尤其是取法魏晋钟王的小楷最多,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千篇一貌、千人一色。我想原因无非就是遵从古人“取法乎上”的书法训导。对比我不反对并表示赞赏。魏晋小楷扎堆现象类似前些年毛笔国展中的“王铎现象”、“二王现象”一样。一个展览或是一段时间内太多了同类型取法的作品,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对硬笔书法的发展更缺少一种大的兼容性、多样性。除了钟王小楷之外,如文征明娟秀清雅类的小楷、王宠质朴散淡类的小楷作、又如江苏赵卫星老师临写的傅山体的千字文小楷、山西王臣林老师临写的颜和赵体类的小楷等都有。只是这些作品所占份额太少。如倪云林或者是苏体味道的小楷,一件儿都没有。

行草类的作品以二王和米芾的居多。但历代优秀的行草作品浩如烟海。如苏轼的,董其昌的,或者是赵孟頫的行草,这次也都没有看到。

隶书主要以张迁、礼器、乙瑛等严谨、素朴、平整一路的为主。嫁接的即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碑的相互融合的作品在毛笔国展中好像更能收到评委们的青睐,硬笔也不可避免的受到时风的影响。写曹全碑的也有不少作品。但是好像这些写曹全的也遇到了国展唐楷般相似的尴尬。作品也不错但得奖都不是很高。这其中的原委很难一句话两句话说的清楚,分析一件事情或是一个现象的存在都不可能跳出时代所处认知的局限性而独立存在!这应该值得引起评委和作者两方面多角度的综合性思考。如果张猛龙碑淳朴凝重、气势雄强开张的,二爨碑的朴茂天然的作品也没有看到。

篆书作品相对最少,大多是初学的水平,用笔稚嫩、结体不合乎规范,唯一一件出彩的作品如果没记错因为落款字体一般而跌出了等级奖的评选。其他书体不一而举。

综上所述,每种书体不约而同的都集中在几位名家作品或是几种碑帖中,纵向的深度现阶段到达了一定的水平,但横向的广度个人觉得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这需要有大才情的硬笔领路人和大环境整体性的推动所不能达到!又或许在今后的硬笔书法评选中,如果某位选手学习了上面提到的不经常性见到的古代大家的书风得到高奖也不必惊讶!历史的车轮总是向前的,从这个角度讲,这也是一种新思路、新方法!为比赛的选手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可选择性和努力的方向!

(2)章法的要重性

作品的章法在一副作品中越来越占有重要的地位。笔法、字法、墨法、章法是欣赏一副硬笔作品最基本的几个要素,缺一都不能成其为完整的上乘作品。一副作品好的章法如初见美女,赏之者悦目,睹之者惬心。美女往往没开口之前瞬间打动你内心的还是外在的容貌,外在的容貌我觉得放在书法作品中就是相当于作品的章法体现出的外在美,而笔法、字法和墨法体现的是作品的内在美!

(3)纸张和印章印泥的运用

纸张的运用现阶段在各类硬笔比赛还有中书协刚刚结束的第十二届国展现场反馈的信息来看越来越朝着简洁雅致的方向发展。但是在这次的评审现场看到了一些相当数量的容易折损的土纸、毛边纸还有大红大绿搭配在一起的卡纸作品,太过“艳俗”,夺去了字本身的神采,应慎重!

在等级奖的评选环节因为印章类的问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黄厚桦老师的落款印章太大;葛建刚老师的作品闲章都盖了,忘记盖落款位置的姓名印章;宋瑞林老师作品无落款直接盖了一枚很大的“墨悟”两字的印章(当然落穷款是可以的,如果印章的大小和正文字体比较协调也是可以的,但是偏偏印章又很大,线条又粗显得突兀和正文“不搭”),估计也都是因为一时疏忽造成了遗憾,作品也因此降级。

此外印油的运用也应该讲究不能将就。现场看到了一些作品直接用的是办公室的印油盖章,在厚的白纸上还凑合,但是用在黑纸上颜色全无,而盖在薄的纸张上会有很大一圈油印,这都不可取。我本人现在用的印章是江苏邵泳中老师刻的印章,印泥是请教花爱军老师由花老师推荐的一款超级黄磦印泥!借这个机会,也对一直帮助和指导过我的老师们一并感谢,大格局才能有大发展。我要说的是印章印泥也是作品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在作品的每个小细节处尽量不要露出“破绽”!给评委拿下你的作品留下理由!

(4)临帖和创作的关系

在这次比赛中好多选手都是在临帖、创作两个组分别投了作品。有的作者是临帖作品很好,创作的相对逊色,有些作者是创作的作品好而临帖的相对差一些,极少做到“兼美”。对于临帖有的老师说务必要临得像原帖,越接近越好;有的老师说不必“亦步亦趋”的像原帖,临出神采就可。其实说的都对,临得像是一种功夫,能把握细节;临出神采是目的,能取得韵味。临帖的主要目的就是把所临的东西加入自己的理解运用到创作中。临得像都好理解,把原帖拿出直接对照即可!临出味道可能带给每个人的感知都不会相同。但临帖方法中变临和创临都有改变原帖的问题。变临更强调的是将各种各样的技巧叠加到临字之中,同时,基本保留或稍加改变原帖字型、字势的技巧叠加。而创临,是指临帖时掺以创作意识和手段。变临和创临都是临帖的高级阶段。个人感觉不论变临还是创临都要有四成接近原帖,这是底线。这次评审现场的作品来看,参赛选手往往更看重的是“像”而忽略了变临和创临带来的不一样的韵味!

通过这次的评审,也让自己收获了很多,增长了见识,也从侧面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对于书法大赛,组织者想的是圆满成功,评审者想的是公平、公正,不辜负每一位辛苦创作作品的老师,参赛者想的是能否取得好成绩。公平、公正的评选是沟通三者的唯一途径!

第一届已圆满结束,期待第二届更加的成功……

2019.11.2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