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政治正确指在发言和行动中避免使用对弱势群体存在侮辱性和歧视性的词汇及歧视性行为,其本意是保护弱势群体和维护社会公平。

但是,随着美国去工业化的逐渐加深和贫富差距的逐渐拉大,美国两党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由经济问题造成的深刻社会的问题的情况下,转而打身份政治牌。

民主党为了获得诸多少数群体的支持,将政治正确无限扩大,以损害社会公平为代价无底线地讨好所谓“少数群体”、“弱势群体”、“特殊群体”,这种被异化的政治正确在破坏社会公平的同时,也让美国人的国家认同感一落千丈。

而过分强调政治正确并未解决所谓“少数群体”所面临的根本问题,只是将歧视隐藏或异化,除少数政治明星(如副总统哈里斯和不久前上任的“跨性别者”四星上将莱文)因政治正确而获益外,普通的少数群体的并未获得切实的好处,歧视依旧存在,只是换了种形式罢了。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跨性别者不能完全等同于变性人,在美国,一个男人只要宣传自己心理上是女人就可以享受女人的所有权力

共和党,则抓住了在政治正确中权益受损的普通白人的不满心态,高举民粹主义大旗,以极端思想和阴谋论获得选票。

美国的政治变成了极端派的战争,美国选民们选择谁往往不是因为更喜欢谁,而是因为更讨厌谁,在2020年大选中,特朗普为了保住美国经济,而选择性忽视新冠疫情的行为引起了美国人的普遍反感,这帮助拜登在大选中取胜。

而拜登上台以来,疫情、经济、外交等诸多领域的糟糕表现则引发了广泛不满,为了保住民主党的基本盘,拜登政府只得更加疯狂地打政治正确牌,熟不知那种夹带私货的政治正确已经引起了美国人的广泛反感。

而在最近的演讲中,拜登因为一个模棱两可的表述被批判涉嫌种族歧视,习惯于给对手扣上种族歧视帽子的民主党这次被别人说成种族歧视者,这一切显得相当讽刺。

拜登的“滑铁卢”

11月11日,就在中国人忙着在网上“剁手”的时候,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却发生了一件极具争议的事件。

美国总统拜登在参加美国老兵日的纪念活动中,在试图赞美一个黑人运动员时,使用了“Negro”这个词,这当即在美国媒体上引发轩然大波,一些偏向共和党的媒体直接称拜登说出“伟大的黑G”这样侮辱黑人的词汇。

网络上对拜登的批评接踵而至,很多人认为拜登极度虚伪,为了选票,满口仁义道德,为了选票可以给黑人跪下,其实内心比谁都瞧不起黑人。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拜登内心是否真的瞧不起黑人我们姑且不论,单说这次说出“Negro”这个在当前美国政治话术中被认为歧视黑人的词汇这件事,这是玩了一辈子政治正确的拜登犯了低级错误?还是年纪太大脑子不好使了一时没控制住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事实上,这么说有点冤枉拜登了。

“Negro”这个词可以被翻译为“黑人”,也可以被翻译成“黑G”,可以有侮辱性,也可以没有侮辱性,甚至在一段时期内,美国黑人非常希望,且呼吁美国各界称自己为“Negro”。

随着上世纪中叶黑人平权运动的兴起,该领域的社会活动家建议停止使用“Negro”,转而使用“Black Americans”(直译为“美国黑人”),而后者又被本世纪的“African American”(直译为“非洲裔美国人”)所取代。

如今的美国黑人比较忌讳“Negro”这个词,是因为其带有奴隶制时期的侮辱性,在讲究政治正确的美国,尤其是把政治正确玩到炉火纯青的民主党政客口中,这个政治不正确的词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

79岁高龄的拜登面对当前美国的诸多烂摊子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偶尔犯错误也在所难免,但是作为一个混迹政坛一辈子的民主党老油条,政治正确应该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子里,即便是一时疏忽,他也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拜登之所以不合时宜地说出“Negro”这个词,是因为他提到的那个运动员恰好活跃于上世纪中叶,而在那时,“Negro”在黑人群体中十分流行,拜登所提到的那名美国黑人运动员,所参加的黑人联赛的官方名字就是“Negro League”。不仅如此,当时的很多黑人乐队、球队,也都是用“Negro”来指代黑人的。

拜登因为重复了一个当时并不算种族歧视的词汇,被扣上了种族歧视的帽子,这看起来有些冤枉,但是联想到以他为首的民主党政客之前种种的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给别人扣帽子的行为,拜登如今的遭遇竟有了一点因果报应的意思。

如今,政治正确的美国,大多数人称呼黑人都只会有两种说法“Black Americans”和“African American”,但前者难登大雅之堂,口无遮拦的特朗普因为有时会用“Black Americans”而被说成没有礼貌甚至是种族歧视。

喜欢打政治正确牌的民主党政客们一定是会用“African American”的说法。

美国黑人的称呼问题一直是美国社会的一个难题,黑人称谓的变化与美国历史一样久远,这种变化的前半段体现了被美国黑人的悲惨遭遇,而后半段则体现了政治正确下的美国社会的魔幻。

尴尬的是,如今被民主党政客们大力推崇的“African American”,其前身是最能体现奴隶制给美国黑人带来深刻灾难的称呼。

美国黑人:我是谁?我该有怎样的名字?

自美国建国以来,用来形容美国黑人的称呼从前到后依次为:“African”、“Colored”、“Negro”、“Black Americans”和“African American”。

“African”表示非洲的人或事物,17世纪,第一批来自非洲的黑人被以奴隶的身份卖到美洲大陆,他们从事着繁重的劳动,忍受着主人的虐待与迫害,同时,他们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矛盾。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黑人算不算人?这是美国建国之初就面临的一个问题,在讨论这个问题时,美国的奴隶主们可谓相当无耻,在讨论政治权重的时候,他们坚持称黑人算人,因为如果把黑人算上,蓄奴州的政治权重就会加强,但是在讨论黑人政治权力时,蓄奴州代表又表示奴隶制是州内事物,联邦无权干涉,最后双方妥协,达成了一个“五分之三”法案,黑人的投票权重算五分之三个人。

在奴隶主和蓄奴州的政客眼中,毫无疑问,黑人奴隶更多的是被当成“商品”“货物”对待的,他们属于奴隶主的财产,而不是人。

由于这些黑人最初都来自非洲,所以称其为“African”。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时间来到19世纪上半叶,一些事情开始出现变化,随着一些黑人在美国生下孩子,这些孩子并不来自非洲,再以“African”形容美国黑人有些不合适了。

而且,这些在美国出生的黑人孩子中,有一部分是混血儿,至于混血儿怎么来了,则是美国奴隶制中最让人不齿的一幕,一些白人奴隶主热衷于性侵自己的黑人女奴,当然,这样生下来的黑人儿童不但得不到白人父亲的任何财产,大概率连自由人的身份都不能获得,依旧要在自己父亲的种植园中做奴隶,最丧心病狂的是,一些白人奴隶主视这样生下来的混血黑奴是自己的财富增值。

于是,一方面第二代、第三代黑人已经失去了与故土非洲的联系,一方面混血儿的出现让“African”这个词不再能很好地代表美国黑人群体,于是,美国人以“Colored”代替了“African”。

“Colored”直译为有色人种,不但可以指代黑人,也可以指代混血儿,且削弱了美国黑人与故土非洲之间的联系,这种说法在南北战争之后逐渐被流行起来。

种族隔离:另一段血泪史

南北战争中,主张废除奴隶制的北方战胜了主张保留奴隶制的南方,于是,奴隶制在美国绝大数地区被废除,黑人终于获得了自由之身。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获得自由后,黑人要追求的是平等,名义上,美国政府在废除奴隶制的同时就给了美国黑人与白人相同的权力。

但是,这种平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而是种族隔离政策下的平等,虽然美国政府宣称,黑人与白人“隔离但平等”,但黑人却时时刻刻不生活在实际的歧视之中。

黑人与白人分开居住,分开生活,就连厕所水龙头等都标志着“Colored”(有色人种用)和“White”(给白人用)。一些种族主义比较浓厚的地区,“黑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语也不罕见。

二战时,为了扩充兵源,美国政府允许黑人参军,但是黑人也要单独编队,抗美援朝战争中,被志愿军俘虏的整支黑人连,就是种族隔离政策下的产物。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这样一来,“Colored”早就已经不是美国黑人的身份认同,而是种族隔离政策下,有色人种“二等公民”身份的深刻体现,且随着美国接受移民的增多,“Colored”泛指有色人种,对于黑人的指向性不强,这样一来,“Colored”也变得不合时宜,接下来出场的就是这次让拜登翻车的“negro”。

“negro”一词来源于西班牙语,原意是“黑色的”,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形容词,相比于“Colored”,“negro”指代性更强,更能体现美国黑人的身份认同,且“negro”较为简洁,故从20世纪初开始,成为了形容美国黑人的主流词汇。

虽然在美国建国之初,南方种植园奴隶主们也有部分人称黑人奴隶为“negro”,但是,negro这个词词意广泛,只要整个社会默认其不是“黑奴”或“黑G”的意思,它就可以代表黑人。

细心的朋友可能发现一个问题,上文提到的“Negro”,N是大写的,后面则是小写的,这不是搞错了,而是因为黑人为“N”字母大小写问题还与美国政客们做过一系列斗争,最终,在20世纪30年代,大写的“Negro”获得美国社会的普遍认同,形容美国黑人的“Negro”与形容其他地区移民的French、German、Japanese等词获得了相同的地位,黑人群体为这一改变感到骄傲,他们认为这是一个褒义词,并很愿意被别人称为“Negro”。

但“Negro”与来到美国最初奴隶主们的蔑称已经无法彻底切割,于是,随着20世纪中叶美国黑人平权运动的兴起,“Negro”被认为有着逆来顺受,接受白人安排的意味,因而不再适合广泛使用。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平权运动与政治正确

20世纪中叶开始,一些黑人不再能够忍受所谓“隔离但平等”的种族隔离政策,为此开始了维护自身权益的平权运动,以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平权运动领袖号召黑人走上街头,在各个领域为自己的权益而战。

参与平权运动的黑人们认为美国黑人的基本权力不是白人赏赐给黑人的,而是黑人们与生俱来的,所以自然也不必使用白人认可自己的“Negro”指代自己,他们同时认为,黑人不必忌讳自己的肤色,大方承认自己与白人肤色不同,但自己是与白人平等的美国人。

于是,“Black Americans”(美国黑人)成为了形容了美国黑人的主流词汇,其特点是即体现了美国黑人的肤色,更强调了黑人群体是与白人一样的,是拥有平等权力的美国公民。黑人群体也产生了自己的文化认同,“我是黑人,但我为此感到骄傲”成为了当时相当一部分美国黑人的心态。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20世纪中后期,美国社会各个领域的平权运动均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少数群体的权益得到了较好的保障,那种制度性系统的歧视行为大体上消失了,而公众人物公开的对包括黑人在内的少数群体的侮辱性语言也几乎消失,在大致同一时期,美国的经济结构也呈现出穷人富人少,中产阶级多的橄榄型社会,这个时期或许是美国最好的时期,但一切繁华终会故去。

随着冷战的结束,全球化进程大大加快,美国产业逐渐呈现出一种“两头大,中间小”(美国掌握最高端的金融、尖端科技与最下层的农业,而中低端制造业大量外流)的状态。

这样一来,美国富裕阶层与普通人之间的联系被大大削弱,贫富差距迅速拉大,但是由于此时的美国已经完成了去工业化,靠着之前那种向富人多征税,提高工人福利待遇的方式已经不能缩小这种贫富差距了,因为大量美国工人都已经失业,处于无工可打的状态,提高待遇自然就变得无从谈起。

解决不了社会根本的经济问题的美国政客们转而打身份政治牌,他们把政治正确玩到极致,以扣字眼的精神寻找对手说的每一句话是否涉嫌歧视所谓少数群体,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扣上歧视特殊人群的帽子。这样一来,白左们认为“Black Americans”有点不文明,不够体现对黑人的尊敬,于是他们提出称美国黑人为“African American”(非洲裔美国人)。

从此,“African American”被认为是政治最正确的词,但是话说回来,“African American”不过是黑人刚刚被卖到美国时的称呼“African”的升级版,这难道不会让黑人想起自己祖先被当成商品贩卖的屈辱历史吗?

而最近几年,为了获得选票,民主党对黑人等少数群体的尊重演变为明显的纵容,且充满了虚伪的表演色彩,副总统哈里斯将“零元购”从重罪变为轻罪,拜登为了拉选票,在弗洛伊德事件期间向黑人下跪。

到底怎么说才不侮辱黑人?爱玩政治正确的拜登政府被政治正确反噬

如今美国的政治正确已经被玩到走火入魔,拜登却在这个时候在民主党政客最擅长的领域翻车,这一切都显得那样魔幻。

随着政治正确逐渐走向癫狂,一些在政治正确中利益受损者开始反击,民粹主义在美国大有抬头之势。随着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极端民粹主义者的出现,极端政治正确完全垄断话语权的时代也宣告结束,近几年,就有人提出,“African American”过于繁琐,还不如“Black Americans”来得容易,甚至干脆省略 Americans,直接叫“Black”也未尝不可。

200多年前,来自非洲的黑人被当成商品贩卖到美洲,他们从事着艰苦的劳作,却不能获得人的权力,美国在他们的血泪之中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超越大英帝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而200年后的今天,政客们以所谓黑人权益的筹码,肆意捞取政治资本,为的只是让自己能够在政坛上爬得更高,走得更远。

200多年前,黑人的血泪至少浇灌出了一个强大的国家,他们的子孙后代可以在这个国家里享受平等与富足的生活,而如今的美国黑人则完全变成了极少数政客的政治筹码,成为他们向上爬的垫脚石。

200多的年时间里,美国黑人这个特殊群体,在见证了美国的历史的同时,也见证了美国政客们如何变得越来越虚伪和无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